返回

快穿之肉沫飄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鲜血随着肉棒进进出出(第1/5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第四章

    几日的飞行,阿箬与苏玉的关系越来越近,南宫镐看在眼里,不曾说什么,但是思涵知道南宫镐吃醋了,飞舟驾驶的一日比一日快,比预定的日子还要早几日到达北鸣大陆,刚到市坊,南宫镐就把苏玉放下了,任思涵只好匆匆与苏玉辞行,南宫镐见了苏玉离开后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但是任思涵却不高兴,原是她与苏玉到了恋人未满的程度,思涵实在担心苏玉离开了之后会不会把自己给忘了。

    南宫镐在北鸣大陆最大的门派上清宗的市坊里盘下一间铺子,卖飞剑,原来南宫镐只会制炼飞剑。

    而任思涵每日都在市坊里打探消息,和光源评价着来往的修行者的气运几日的飞行,阿箬与苏玉的关系越来越近,南宫镐看在眼里,不曾说什么,但是思涵知道南宫镐吃醋了,飞舟驾驶的一日比一日快,比预定的日子还要早几日到达北鸣大陆,刚到市坊,南宫镐就把苏玉放下了,任思涵只好匆匆与苏玉辞行,南宫镐见了苏玉离开后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但是任思涵却不高兴,原是她与苏玉到了恋人未满的程度,思涵实在担心苏玉离开了之后会不会把自己给忘了。

    南宫镐在北鸣大陆最大的门派上清宗的市坊里盘下一间铺子,卖飞剑,原来南宫镐只会制炼飞剑。

    而任思涵每日都在市坊里打探消息,和光源评价着来往的修行者的气运,要不就是在珍馐楼海吃,任思涵没有想到修真界的吃的这么好吃,种类繁多,还带着灵气,简直百吃不厌,而自身的修为也上升了不少。每一次都看着光源想吃却吃不到急的跳脚,任思涵就吃的越发欢,谁叫光源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这下终于可以报复回去,简直不要太好。

    这一日任思涵如往常一样,在珍馐楼里海吃,刚刚点了自己最爱的酥皮海蟹,千娇佛手红焖百味雀灵……就看见自己的邻座竟是自己老熟人苏玉,便乐呵呵的朝着苏玉打招呼,不了苏玉旁边的妖娆女子漫不经心的撇了任思涵一眼,眼里尽是鄙夷,低低的对苏玉说:“师兄你看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修为这么低,身上穿的如此破烂。”

    任思涵听了舒了一口气,把怒火压了下去,装作毫不在意女子的样子:“苏兄,多日未见,我很是想念,看到苏兄我很欢喜。”苏玉听了这话脸一红,却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妖娆女子看到这顿时怒气横生,师兄平时不近女色,就自己这个小师妹离得近些,若是平时哪个女修这样说话,早就出言打断,并要求此女修不可再说出如此令人误会的话。可是现在呢!

    一条火红的鞭子朝着任思涵甩过来,任思涵一个侧身躲了过去,却把她身后的桌子拍了个粉碎,思涵在想若是打到人的身上,不残也要破相,任思涵压下怒火又升了起来,却又自知之明,她的修为没有妖娆女子高,苏玉是女子的师兄不知道是帮她还是帮他的师妹。她不敢赌,怕把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到此刻任思涵才明白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根本没有一点法度都没有,灵气四汇,心境与修为不符的她此刻达到了契合。而妖娆女子还想抽任思涵,正准备甩第二鞭子的时候,被苏玉扯住鞭子:“你闹够了没有,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师兄你帮着外人都不帮我,我去告诉师傅去,哼!”便怒冲冲的踢翻椅子离开,苏玉也没有去追女子,留了下来给任思涵护法。

    等任思涵巩固了修为,睁开眼便看见苏玉再给自己护法,而妖娆女子却不知去向。

    通过与苏玉的交谈才知道,临水阁掌门之女顾莹莹与上清宗天才慕容简柳结成道侣,顾莹莹善妒,已杀害了慕容简柳身边好几个女修,甚至连打扫院子的女仆都不放过,本来也没什么,但是慕容简柳觉得顾莹莹太过娇蛮,与她心目中的道侣形象不符,就让自己的师傅推了这提议,而顾莹莹却是坚信慕容简柳有了喜欢的人,喜新厌旧抛弃了自己,偏要到上清宗找慕容简柳讨要说法,自己担心师妹,于是陪着她来。

    任思涵想了想问:“苏兄,你还去找不找你师妹。”

    “不找了,让她吃点亏,她才知道收敛。”苏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我听闻水天秘境不日就要开启了,金丹之下只要交50块灵石都可以进入,所得皆归自己所有,就是生死不论,能不能得到天材地宝活着出来各凭本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入?”

    “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不过我得和叔叔说一下,我再考虑考虑。”任思涵想起最近几日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天水秘境,自己本来没有打算去,现在可以借助天水秘境和苏玉拉近关系,就不得不好好准备一下了。

    苏玉与任思涵交换了通讯纸鹤,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就各自离开了

    第五章

    当任思涵和南宫镐提了她想去天水秘境这件事时,遭到南宫镐的强烈反对,他认为阿箬完全没有必要去秘境,她不缺天材地宝,她想要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帮她弄到手,没有必要去冒险,若是在秘境里遇到什么危险,而秘境只能金丹以下进入,自己没有办法进入,阿箬死在里面怎么办!这个秘境死亡率实在太高,南宫镐不敢赌,他根本无法想象若是阿箬在里面遇到危险怎么办?

    任思涵亲吻着南宫镐,试图用吻来安慰南宫镐焦躁不安的心,只是吻着吻着,性质就变了,南宫镐沿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一点一点的褪掉她的衣服,任思涵像一只天鹅,仰着脖子曲伸当任思涵和南宫镐提了她想去天水秘境这件事时,遭到南宫镐的强烈反对,他认为阿箬完全没有必要去秘境,她不缺天材地宝,她想要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帮她弄到手,没有必要去冒险,若是在秘境里遇到什么危险,而秘境只能金丹以下进入,自己没有办法进入,阿箬死在里面怎么办!这个秘境死亡率实在太高,南宫镐不敢赌,他根本无法想象若是阿箬在里面遇到危险怎么办?

    任思涵亲吻着南宫镐,试图用吻来安慰南宫镐焦躁不安的心,只是吻着吻着,性质就变了,南宫镐沿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一点一点的褪掉她的衣服,任思涵像一只天鹅,仰着脖子曲伸,眼里氤氲着,南宫镐一阵邪火冲向下腹,颇有等不及的样子,一口咬上任思涵的红梅,允吸轻舔着,手抚摸着任思涵的敏感点,唇一点点向下,吻上了渴望已久的蜜穴,将舌头拟抽插状,清缴着任思涵的淫水,像饮鸩止渴的瘾君子不放过一个角落,任思涵手指插进南宫镐的发髻中,按着他的头,想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在任思涵意乱情迷之际将滚烫的肉棒插入了她的淫穴里,任思涵觉得整个人舒服的舒展开来,空虚被填满,南宫镐深深的插入,旋转着慢慢拔出,任思涵淫穴里的的褶皱还没舒展开,便被肉棒狠狠的插入,层层的褶皱叠加,任思涵的快感加倍,没一会功夫便招架不住,滚烫的淫水喷射在南宫镐的马眼上,南宫镐如温泉里遇到热水,既舒服又有一点招架不住,那刺激的感觉差点让他交代出来,在持续抽插了几百下后,南宫镐终于泄了出来,任思涵知道南宫镐着一夜不会就一次,在她刚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便又攻城掠池起来。

    “阿箬,不要去…天水秘境…可好?”

    “嗯…嗯啊…不行,我…嗯…有必须去…的理由…嗯啊…”

    任思涵明显感觉到当她说完这话时,南宫镐的抽插的凶猛了起来。

    “阿箬,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和我说…我找给你…别去!”

    “我…嗯嗯…想要的…你给…嗯啊…不了…嗯嗯…我不能…一辈子都靠你”

    “一辈子,靠我…难道不好吗!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我还是…要去…嗯啊…我想靠自己。”

    南宫镐沉默了很久“那…阿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第二日醒过来,任思涵就发现床边人已经不见了,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南宫镐怎么能起的来,自己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等任思涵起床的时候,南宫镐就端来吃食,温柔的看着任思涵慢慢的吃着东西,“你怎么不吃啊!”

    “我这就吃。”南宫镐端起碗陪着任思涵慢慢的吃着早饭。

    刚刚吃完,南宫镐就从乾坤戒中拿出了几枚玉符,一件精致的衣服,一双穿云靴,一只碧玉簪,还有一只乾坤袋。

    任思涵看着南宫镐,挑着眉,问“这样该怎么用?”

    “这玉符里面封着我的剑气,遇到强敌是注入灵气激活就可以使用,这衣服是用天宝灵蚕吐出的丝织成的,上面我请阵法大师刻了阵法,可抵御金丹以下的所有攻击,碧玉簪可以隐匿气息,改变相貌,乾坤袋里是我买来的几组阵盘和几千张符箓,还有一些解毒丹,大还丹,回春丹等伤药杂物。我想这些你都用的上,你看看还缺什么,我去给你找来。”

    任思涵没有想到南宫镐会给自己准备这些,他不是一直都反对自己去的吗?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一天能够收集的了。

    “哦,对了我忘了给你买飞行发宝了,你还没有本命法宝,你筑基已经有段时间了,可以考虑打造与自己契合的本命法宝了。你将这些都熟悉一下,我去珍宝阁给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飞行器。”南宫镐细细的给任思涵讲解着,告诉她怎样发挥法宝的最大威力,怎样施展法术更加节省灵力。

    在南宫镐的特训下,任思涵每天都累的动都不想动,终于等到了天水秘境开启的日子。

    第六章

    任思涵站在南宫镐的身旁,等待着苏玉的到来,天水秘境快要开启的时候,苏玉才匆匆赶来,任思涵看着气息不稳的苏玉,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苏玉抿着嘴,眼里尽是寒芒,听到任思涵关心的话,如寒冬瞬间变成了春天,温柔的说道:“没事,就是刚刚被小师妹的事耽搁了一会儿,所幸的事我没有错过天水秘境。这是通讯玉符,可以在秘境里显示两人的位置,如是我们传送的时候分开了,可以找到对方。”

    任思涵接过苏玉递过来的玉符,对着南宫镐嫣然一笑,然后牵着苏玉的手走入了秘境,一阵昏天暗地,任思涵睁开眼看见的便是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静悄悄的,透着些许阴森,这秘境不知是多少人的埋骨之地。而身边的苏玉也不知传到了什么地方。

    任思涵掏出苏玉给自己的玉符,玉符上两个红点相聚甚远,任思涵便朝着红点的方向前进,而另一个红点也朝着自己的方向赶来。

    接连赶了一天的路,任思涵发现离苏玉不远了,但是苏玉却是一改方向,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任思涵有点担心苏玉,她不知道苏玉为什么改变方向,但是她猜肯定是苏玉遇上了麻烦。不愿拖累自己,可是自己就是来拉近与苏玉的关系的,美救英雄这实在是太合心意了。

    她于是将飞行器的中品灵石换成了极品灵石,飞行器的速度瞬间快了几倍,任思涵停下来看了一眼四周,玉符上显示的确是这里怎么看不见苏玉人呢?她又仔细的找找四周,终于发现了一个被草木掩映的山洞。

    任思涵小心的扒开草木,看见山洞里脸色不正常红的苏玉,他蹙眉紧闭着双眼,让人忍不住抚平他那紧蹙的眉,任思涵这样想,也这样做了,只是刚刚抚上他的脸,就被苏玉抓住了手腕,苏玉睁开眼,发现是任思涵,就放开了她。

    气息不稳的说道:“我现在身中千年蛇妖的淫毒,你离我远些,我担心我会控制不住伤了你。”

    任思涵仔细的找了找自己乾坤袋,拿出南宫镐为自己的准备的解毒丸,往苏玉的嘴里塞,可惜苏玉紧闭着嘴,摇了摇头:“不要浪费解毒丸了,这淫毒解毒丸解不了。”

    “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呢?”任思涵固执的拿着解毒丸。

    苏玉只好吃下了解毒丸,只是令苏玉没有想到的是,任思涵的解毒丸品级太高,竟与淫毒在他的体内相斗了起来,淫毒横冲直撞,让苏玉越发的饥渴难耐,甚至忍不住将任思涵拉到自己怀里,咬上了那娇艳的红唇,一吻像火星遇上了油,轰轰烈烈的烧了起来。

    “我喜欢你,箬箬,你愿意给我吗?”苏玉喘着粗气,强忍着难耐。

    “我愿意。”任思涵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里想:得来全不费功夫,连老天爷都帮自己。

    苏玉听完这话,粗暴的撕任思涵的衣服,只是她的衣服都能防金丹修士全力一击,怎么会被苏玉轻易撕开呢!苏玉试了好久,衣服纹丝不动,任思涵低着头笑着,。

    恼羞成怒的苏玉也不管什么君子之风了,也不去脱任思涵的衣服了,就把衣服现了起来,抓着任思涵的大奶子捏了起来,扒了了任思涵的裤子,将大肉棒插了进去,没有润滑的蜜穴还很干涩,这猛的一插,任思涵疼的将指甲掐进了苏玉的肉里。

    苏玉一动都不敢动,手足无措,轻轻的吻着任思涵眼角的眼泪,渐渐的任思涵的淫穴分泌出淫水润滑,苏玉这才猛的动起来,每一次都撞进任思涵的最深处。

    “箬箬,…等回去…我就禀报…师傅…我们…结成道侣…”

    “嗯啊…在深点…嗯嗯…轻点…”

    苏玉毕竟是个初哥,十几分钟便泄了,大肉棒从淫穴里抽出来,带出大量的乳白色的精液,任思涵这才有机会仔细的观看苏玉的大肉棒,长约十八尺,没有青筋纵横,粉嫩粉嫩的,和苏玉的肤色一致都是如汉白玉般,让人忍不住把玩,苏玉的肉棒在任思涵的目光中慢慢涨大,而苏玉的淫毒也解了,此刻的苏玉红着脸,目中待着期待看着任思涵,任思涵被这样的目光看着,淫水流的越发的欢乐。

    苏玉见任思涵不拒绝,便有栖身动了起来,进行着第二轮的攻势,任思涵被苏玉撞得乱颤,身如浮萍。相比于第一次苏玉持续的时间是第一次的好十几倍。这场欢爱一直持续到天明,才渐渐停息。

    任思涵浑身无力,虽说修为提高到了筑基后期,她还是不开心,特别是看到苏玉的记忆,她就更不开心了。

    原来苏玉的小师妹小时候天真烂漫,与任思涵对苏玉所展现的形象不谋而合,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那个小师妹越来的狠毒,娇蛮。而小师妹身边有一个五灵根的侍女,却在这几年崛起,以五灵根的资质修到了筑基中期,更是以娇柔识理,待人温柔,帮助同门,集聚了师门人气,被临水阁的大长老收做真传弟子,脱去了女仆的身份,更是通过自己小师妹顾莹莹与慕容简柳交往,而这次退婚,也是这灵白殊在慕容简柳用她的善良纯真,识理顾大局对比自家小师妹,让慕容简柳对顾莹莹的映像越来越坏。这次更是设计自己的小师妹来上清宗闹事,丢尽了临水阁的脸,自己出来赔礼道歉,明面道歉,暗地却不断抹黑自己小师妹。

    而这慕容简柳一开始与苏玉是至交好友,只是最近与苏玉因为顾莹莹的事闹得不愉快,慕容简柳此人是变异冰属性天灵根,修炼速度极快,几次历练都能逢凶化吉,修为比他高的修士都不知在秘境里折了多少,就他带着大量的天材地宝出来,修为还大幅的提高,现在已经是金丹中期修为,而与他差不多大的苏玉却还在筑基后期,苏玉也是被称为天纵奇才的人,比起慕容简柳就有点没法看了。

    任思涵在脑海里埋怨着光源:“光源,你说这次若不是窃取苏玉这个关键人物的记忆,那我这一辈子都无法确认慕容简柳是天命之子了吧。你能不能靠谱点,没有剧本,剧情全靠猜,主角不确认。你让我怎么与慕容简柳XXOO啊!从苏玉的记忆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多么冷漠的人。现在他又有了红颜灵白殊,他们很快就会发展成情侣,你让我怎么办?““主人,不要骂我啦,我也是自你与苏玉交合才能确定慕容简柳的身份的,我能量不足,不能整个世界的搜索。只要有足够的能源,我的搜索范围就越大。主人,你看苏玉的能源足够开启玉佩的空间功能了,你可以随意的储存东西了。”

    任思涵只想呵呵光源一脸,难道自己没有乾坤袋吗?特别已经确定慕容简柳是天命之子,而那灵白殊大约就是女主了,至于苏玉那小师妹肯定是恶毒女配了。自己横插一脚,算什么,肯定不是什么女主的命。

    自己还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接近慕容简柳。

    第七章

    经过这件事苏玉与任思涵关系大进,几乎都黏在了一起,在秘境里收集灵药,偶尔也会去大能的遗址,虽然已经有太多的人已经去过了,但若是运气好拣点漏也是受益匪浅。

    转眼间秘境即将关闭,所有的人都在往入口赶,任思涵和苏玉也同样往入口赶,只是越到这个时候在路上埋伏,杀人夺宝的事数不胜数,她已经看见了好几起,杀人夺宝的事了,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要伸出援助之手,没到这个时候,苏玉总是拦住她,对她摇摇头。她一直不太理解苏玉的做法,直到她看见一个女修被一个男修羞辱,女修不敌,在差点被凌辱的时候,有一男修出来打伤男修,男修逃跑,此男修将女修救下,扶起女修,可是当男修转过身去的时候,女修偷袭此男修,原先逃跑的男修亦回来围攻此男修。男修不敌,死在这二人之手。这时她才明白苏玉的做法是对的,麻雀捕蝉黄狼在后。

    若是想在安安全全的从这秘境里出来,财不外漏是首要的,不要多管闲事,这有可能是个陷阱。

    在苏玉的护航在,她终于平安的从秘境里出来了,刚刚走出秘境,便被南宫镐抱住,南宫镐仔细的检查着她,看她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

    苏玉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们叔侄俩,以前不觉得她们叔侄俩的举止过于亲密,此次与箬箬发生关系后,便觉得箬箬与她叔叔过于亲密了,她叔叔看箬箬的眼神和自己看箬箬的眼神那么相似,温柔宠溺带着欲望,愿只是自己想多了。

    “箬箬,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回师门之后,就和师傅说我们结成道侣。好不好?”便说便给任思涵整了整衣领,把调皮而下的鬓发拂到了耳际。

    任思涵没有理会苏玉的话,只是温柔的笑着,只是没想到苏玉转头就和南宫镐说,“南宫前辈,我欲与箬箬结成道侣,希望阁下成全。”苏玉牵着任思涵的手,一脸幸福的对着南宫镐说。任思涵恨不得甩一巴掌在苏玉脸上。

    任思涵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一死了,本想瞒着南宫镐,没想到这呆子竟然一出秘境就把自己与他的关系挑明了放在南宫镐的面前。

    南宫镐看见苏玉和阿箬那么和谐的站在一起,那么亲密,本来就怒火中烧的他,特别是听到他想和自己的阿箬结成道侣,忍不住一掌朝着苏玉拍去,将苏玉打飞十几米。

    任思涵看着南宫镐打飞苏玉,对着神转折很是吃惊,连忙跑过去准备将苏玉扶起,不料被南宫镐一把抓住,任思涵怒视着南宫镐,不断挣扎着,企图挣开南宫镐的束缚。

    “箬箬…”苏玉吐着血,挣扎着起身,想阻止南宫镐将任思涵带走。

    任思涵被南宫镐扯进飞舟,飞舟“倏”的一声飞向天际。任思涵待在飞舟里也不说话,因为她知道现在这个局面已经算好了,苏玉没有被他打死,自己也还算好,南宫镐也不和任思涵说话,默默的驾驶着飞舟。

    这样冷战持续近一个星期,南宫镐虽没有限制任思涵的行动,但是却在院子里下了禁制,而凭着任思涵的修为是打不开院子里的禁制的,将任思涵限制在了院子里。

    任思涵对于这样的行为,冷笑。自己解不开不代表光源解不开,自己到现在没走是想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顺便思考一下该怎么接近慕容简柳。只是南宫镐几日都不曾露面。这让她有些烦躁,拖得越久,接近慕容简柳就越不易,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人看上了这块肉,若是被其他人捷足先登,这不是亏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南宫镐还是没有露面,任思涵觉得她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她与光源商量,就在近日破开禁制离开,光源很给力,轻易的破开禁制。

    “主人,快点离开,南宫镐已经知道了,正赶来。”

    她抿着嘴,没有动,也不管光源在自己的脑海里大喊大叫。她在等,在等南宫镐的到来。

    “叔叔,我觉得我应该和你好好谈一谈。”面无表情的对着风尘仆仆赶来的南宫镐。

    南宫镐看见她这个表情,就知道他已经到了必须摊牌的时候。

    “好,我们到屋子去说。”

    “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说完我就走了。”

    任思涵直愣愣的看着南宫镐,寸步不让,他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叔叔,对不起,我有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不得不离开,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

    “你有什么事,叔叔可以帮你去做,叔叔知道拦不住你,你能不能再待些日子。”

    “叔叔,有些事,我如果我去晚了,就一切都晚了。”

    说完便驾着飞行器离开了,没有给南宫镐再开口的机会。

    她根据光源的指示朝着上清宗飞去。

    第八章

    正值上清宗三年一次的收徒大会,她决定混入上清宗,可惜她不是那些还没有修炼的孩子,只能参加散修比试,她有信心她可以打入前一百名,进入上清宗,毕竟前些日子南宫镐对自己的特训不是白费的。

    她在领事里拿到了她的号码牌167号,离自己上台还有一段时间,她便在8号擂台看其他人的比赛,好心里有个准备。

    一轮又一轮,终于等到了她了,她一个凌云步,跳上了擂台,她的对手是一个身高八尺,肌肉纵横的大汉,是个武修,修为只有练气九层,任思涵这一战赢得很轻松,她使了一招火舞旋风,以绝对的实力压制着对手,将对手轰下了台。

    后来每一轮她遇到的对手大多在练气,甚少遇到筑基期的。这时她才意识到上清宗收三十岁不到的散修,她二十岁不到就筑基后期也算个天才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从一开始就被人盯上了,像她五灵根的资质,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筑基中期,不难想到她有什么天材地宝,或是什么奇遇。盯上她的正是一个外门长老,卡在金丹中期已经两百年了,若是再不突破,寿元将近他就要坐化了。他可不想死,于是将主意打到这个筑基中期的小姑娘身上。

    任思涵想都没想到自己进了前三,虽然第一第二修为都没有她高,但他们的战斗力太强了,她觉得自己能在他们的手里活下来,多亏了散修比试不准杀人,不然自己早死了。简直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杀神。

    总算是进了上清宗了,虽然是个外门弟子,但她相信有这个身份就够了。她给管事的塞了将近百块灵石,才勉强分到一个剑锋院子,成为了剑锋的外门弟子。

    她多番打听才把慕容简柳的行踪日常弄清楚,弄清楚之后她看着天默默流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平时只在洞府里修炼,隔一段时间会接任务,从不与人组队,一直都是一个人。若说什么时候能接近大约是每日日出之前到日出一刻他在剑锋赤炼台练剑,只是剑修练剑哪能这么容易接近,弄不好就会被误伤,况且慕容简柳都对剑锋打过招呼,他练剑的时候不要接近。她在想灵白殊究竟是怎样接近他的,还能在他面前抹黑顾莹莹,这个修炼狂有这种感情吗?

    正在任思涵思索是在慕容简柳练剑的时候接近他还是在他出去历练的时候接近他时。外门戚长老突然传召她。任思涵不明所以,就去了。

    “南宫箬,你进师门已有一个月,你还没拿灵石和丹药,也没有做师门任务。”戚长老温和的看着她。

    “谢谢长老,我回去领的。”任思涵一板一眼的说道。

    “那你有什么想法,我这里有几个任务,都是贡献值挺高但又不危险的任务,你要不要试试。”

    任思涵心里有些发毛,这长老无缘无故对自己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要不要拒绝呢?拒绝长老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呢?

    “谢谢长老,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从善如流的接下了这几个任务。

    转头就把这几个任务给了其他人。

    便又在思考怎么接近慕容简柳,再三考虑,决定再他练剑的时候接近他。

    天还没亮,任思涵便拿着宗门统一发的青光剑在赤炼台的北侧练了起来,而慕容简柳一向在南侧,她想距离这么远应该不会误伤了吧。

    就这样早起在赤炼台与慕容简柳一起练剑,经过一个多月,两人还是南北分明,不曾说过一句话。这让她有些沮丧,更令她讨厌的是一个月一个宗门任务又要上交了,她无时无刻都在想若是自己是内门弟子就是一年一个,若自己是真传弟子就是五年一个。诶,可惜自己是外门弟子一月一个,上个月付灵石请他人给自己做的,难道这个月仍然要别人帮自己做。只是自己的灵石经不起这样挥霍啊!

    她想了想,还是去了任务大堂,看着这些任务,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就没一个简单点的吗?这是把人往死路上推的节奏啊!什么取六阶赤炎绿雀的翎羽三根,什么取四阶百足虫触角两对,什么取千年红莲…这是筑基期该做的任务吗?六阶的妖兽都金丹了好不,四阶的百足虫战斗力堪比筑基大圆满,还有什么千年红莲,那守护妖兽是墨金蟾,毒液都能毒死金丹修为的修士…她感觉整个世界都没有爱了,怪不得那些弟子每到月初就疯狂的来任务大堂来接任务,看月底留下的都是些什么任务!

    她几乎把任务都翻过来了,才发现一个猎取疾风狼獠牙五对,疾风狼四阶筑基中期,勉强与自己的修为差不多,可是妖兽本就比人强壮,自己又不是剑修,不能越阶而战,不过这是这么多任务中稍微简单点的了。

    任思涵去了一趟市坊,准备买些符箓,什么疾风符,爆裂符,隐身符,冰裂符…大把大把的买,回春丹,大还丹,解毒丹,雪凝丹…也买了不少,灵石如水一样哗哗的流,流的任思涵心好痛。

    叔叔不在身边,没有了灵石问谁去要,等完成了任务,还是待在叔叔身边好了,这个修真世界实在太凶残了,她hold不住啊!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次与叔叔分别他们就再也没见过了。

    准备好了这一切,任思涵就匆匆往妖兽森林赶,在飞行途中,她明显感觉到了有人跟踪自己,而自己无法感知他的修为,那么他的修为必定比自己的高,这让她的危机感顿生。

    她连忙拍了一张隐身符,将中品灵石换成了极品灵石,飞速的朝森林深处飞去,她忘了她叔叔对她说过的在妖兽森林外围驾飞行器,在中围和内围就不要驾了,飞行器就是一个活靶子。

    被一声吼,震落下来的她,才明白自己这点修为完全不够看,隐身符失效了,她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就被妖兽发现。她看着慢慢接近自己的封豨,爆裂符,冰封符,冰裂符,扔了不知道多少,完全阻止不了这妖兽的步伐。这算什么?她竟然遇上了上古妖兽封豨,还要不要人活了,这妖兽虽看起来是给幼崽,但怎么着也是上古妖兽啊!

    这妖兽怎么会出现在中外围呢?像这样的妖兽怎么着也得在妖兽森林核心吧!这种反常都被她遇见了,她想今日肯定不宜出门。

    她只好运起凌云步飞速的跑着,边跑边扔爆裂符,以期可以稍稍阻滞一下封豨的脚步。大约是老天帮她吧,迎面一个修士晴空一剑,将封豨击退十几米,任思涵这才舒了一口气,细细的打量起来这个修士。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修士原来是慕容简柳,慕容简柳执剑而立,与封豨对峙着。

    任思涵觉得这种大神对战,她一个小虾米还是离得远一点好,不然被误伤了就不好了。

    她连忙跑到离他们很远的一棵大树上观战。

    封豨吐出一火焰球,火焰球迅猛的朝慕容简柳飞去,只见慕容简柳剑气外显,抬手一剑便劈开了火焰球,火焰球被分成两瓣,飞向傍边,“轰”将大树轰倒,并留下巨坑。形势转眼巨变,慕容简柳已经和封豨斗了不下百回合。最终在慕容简柳的一剑下,封豨轰然倒地。

    这个时候,任思涵才慢慢走向慕容简柳,刚刚还毅然挺立的慕容简柳慢慢到了下去,任思涵一个凌云步冲到慕容简柳的身边,将慕容简柳扶了起来,看了一眼封豨,把它收进乾坤袋。拖着慕容简柳上来她的飞行器,飞向外围,只是飞了没多久,那个跟踪自己的人又出现了。

    那人拿出一尺状法宝,挥动法宝朝着她的飞行器一挥,任思涵一个急转弯,才避免再次坠机。接二连三的攻击迎面而来,任思涵躲得很艰辛。又一次的攻击,任思涵没有躲过去,飞行器摇摇欲坠,任思涵给她和慕容简柳贴了一张隐身符,给飞行器换上极品灵石,跳下了飞行器,飞行器飞向远方。

    抱着慕容简柳径直摔下,在空中任思涵翻了一个身,翻到了慕容简柳的底下,娇弱的身体直接和大地接触,“嘭”“噗”任思涵吐了一口血,来不及擦干净嘴角的血,拖着慕容简柳躲藏着,幸亏南宫镐为她准备的法宝多,她扔下一个阵盘在他们坠落的地方。

    踉踉跄跄的背着慕容简柳走,在光源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个洞穴,在洞口摆下一个隐匿阵一个迷阵两个杀阵。几乎将南宫镐为她准备的阵盘用光了。

    “主人,你趁着慕容简柳重伤昏迷拿下他,这样主人你的伤势就会痊愈。”

    任思涵扯着嘴角,这样做和奸尸有什么区别,光源你还要不要节操了。

    “主人,节操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任思涵不想和光源继续扯这个话题问:“光源你看看慕容简柳的伤势,看看怎么样才能让他恢复?”

    “主人,他五脏具碎,除非有六阶灵丹生灵丸,不然是没办法救他。”

    “除了六阶生灵丸,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任思涵有些焦躁的问。

    “还有…就是…”光源支支吾吾的不想说。

    “光源,到底是什么办法,你快说啊!现在等这个时候了你还藏着掖着。”

    “就是你与他交合的时候吸取了他的精液后再反馈给他,而且反馈的时候你特别虚弱,若是外面那个疯道人,找来了你连跑都跑不掉。”

    “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就强行切断了与光源的联系。

    任思涵飞速的脱掉慕容简柳的衣服,说实话慕容简柳真得很美,他的美超越了男女的性别,明明是那样精致的面容,与剑修的凌冽相融,透着一股圣洁,不容侵犯的气息。羊脂白玉肤色,没有一丝血色,像橱窗里精致的瓷娃娃。这种状态,怎么看都像奸尸。

    任思涵抓起慕容简柳的男根,很大很长,不过软绵绵的。她在想怎么样才能让着大家伙硬起来,她用手上下撸了撸,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有些生气,便稍稍用了点力,“嗯哼”慕容简柳闷哼了一声,吓得任思涵赶忙放下了他的男根,后来仔细一看他没有醒,而男根被用力一握竟慢慢的在涨大,任思涵不知道自己猜的到底对不对,便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支蜡烛点燃,将蜡油滴到慕容简柳的肉棒上,果然慕容简柳的肉棒飞速的涨大。

    知道了这一点,任思涵便从乾坤袋里掏出夹子,长鞭,丝带等等,一点点的将慕容简柳的红豆允湿,用指甲掐着乳尖,乳尖变得硬而挺,任思涵给他的乳尖夹上了两个夹子,昏迷中的慕容简柳的身子越发的敏感,任思涵一遍舔着慕容简柳,一遍给自己做着润滑,将手指伸进淫穴抽插了起来,从一只手指增加到三指,淫水直流,她好像要肉棒将自己填充,她便覆到慕容简柳的身上,将淫穴对准慕容简柳的大肉棒。缓缓的坐下去,慕容简柳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任思涵有点吃不消,被填满的快感与胀满欲裂的饱腹感交织着,还未动几下任思涵便高潮了,滚烫的淫水浇在了慕容简柳的马眼上,自小连自慰都不曾有过的他,哪里受过这等的刺激,任思涵高潮猛夹中也释放了他的初阳。

    任思涵起身,慕容简柳的肉棒混着白花花的精液一同出来,还有不少顺着任思涵的大腿流了下来,充满着色情的味道,只是任思涵此刻没有办法顾及这些,她将慕容简柳的精液炼化了之后,准备与慕容简柳再次交合回度给他的时,她发现慕容简柳肉棒又软趴趴的了,她简直要哭了,这慕容简柳虽器大,但性欲如此冷淡,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带着满肚子的火,拿起长鞭就抽了起来,一条红痕横亘在这神圣的躯体上,顿时将这拉下神坛,任思涵看的欲火中烧,抽的越发的欢乐,而慕容简柳的身子也兴奋起来了,那肉棒每抽一下就抖一下,慢慢的抬头了。当慕容简柳的肉棒舒淇九十度的时候,任思涵径直着慕容简柳的大肉棒坐下,上下扭动着,当她将鞭子抽到他身上,慕容简柳猛地向上顶了一下,撞到了任思涵的子宫,虽然有些受不住,但那快感确是极致的,她便更加用力的抽起来了。

    她与昏迷的慕容简柳配合的越发契合,泄了一次又一次都不曾停下,只是慕容简柳被抽的像一个棋盘,色情味太浓烈了,让任思涵忍不住上了他一次又一次。

    再最后一次中,任思涵将自身的修为度给了他,虚弱的趴在慕容简柳的身上动都动不了,她实在没想到会虚弱成这样,慕容简柳到现在还没醒,他的肉棒还在她的体内,这让无法动弹的任思涵很尴尬。

    就这样他们以交合的姿势待了两天,这两天慕容简柳一直都没有醒。任思涵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个追杀自己的人终于破开了山洞的阵法。

    任思涵一看竟然是当初那个主持散修比试的洪长老。

    洪长老破开山洞的阵法,看到的竟是这幅淫荡的画面。“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这对小情侣,死到临头还在做这种事。”

    “不知我何时得罪与你,你独独追杀与我。”

    “小小年纪,五灵根竟已经到如此修为,快把你的宝贝交出来。”

    任思涵才知道原来是自己修为惹得祸,但是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

    “原来是窥视我的宝贝啊!我的宝贝都在乾坤袋,我全给你,你饶过我一命。”任思涵一边说一边朝胸前的剑符以生命力注入,这剑符是南宫镐给自己保命用的杀伤力极大。

    “真是孩子,老夫会饶过你吗?”说着就朝任思涵攻击起来。

    在这关键的时刻剑符也发挥作用“哄”得一声将整座山炸成了废墟,脑海里的光源迅速的支起了一个保护罩。

    “主人,我们准备脱离瀚海界吧!你的肉身损害的太过严重了,我现在将你与这肉身剥离。”任思涵还想问些什么,但巨痛袭来,任思涵的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九章(番外 慕容简柳篇 )

    当他从乱石堆中爬出来,发现自己的内伤好的七七八八,身上有着痕迹很浅的鞭痕,而他救下的那个女孩却不见了。

    说到底还是他拖累了她,若不是他在妖兽森林想要契约封豨,这封豨也不会从核心区跑到外围来,她更不会遭此劫难。只是他这伤他自己知道,伤的极其重,也不知她是怎么救自己的。

    那女孩看起来挺面熟的,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是谁?

    随即他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他继续修道,他接宗门任务,完成宗门任务,太阳初升前练剑,但是那个和自己一起练剑的小姑娘却不见了,也对剑修清苦,并不是所有的人能够坚持下来的,小姑娘没有来练剑他也不在意。

    若没有那件事,没有那个剑修,他还是那个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天才,近千年来最有可能飞升的剑修。若是没有想起那段早就被他遗忘的记忆,他还能心无旁念的修炼他的无情剑道。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那一日,一个自称南宫镐的剑修,以咄咄逼人的姿态,挑了剑锋所有的剑修,包括他的师父,只有一个要求,为他的侄女南宫箬的死讨回一个公道,他心高气傲,以金丹大圆满的修为去挑战他。

    南宫镐是一个不愿占便宜的剑修,把修为压制到金丹期与自己对战,他不过年长自己几岁,修为、对剑道的理解远超过自己。

    他很佩服他,但同时对他的举止表示不满,上清宗毕竟是北鸣大陆第一修真大派,怎能允许这样打脸的行为。

    也不知他最后拿出了什么东西,掌门最终让步,答应他的要求,当那剑修拿出魂灯,显示剑修的侄女最后一刻光罩笼罩着他和那个女修,女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粉末,而他平安的躺在光罩中。他记起这魂灯中的姑娘,就是他那个时候救下的女孩子,只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才让这姑娘惨遭死亡。

    最后他被剑修带走了,一起到了地狱峡,去采那轮回果,吃下轮回果可以将从出生到此刻所有经历过的事回溯一遍,是难得的天材地宝,对炼心有着奇效,可以提升心境。他没有想到这剑修,九死一生的打败轮回果的守护妖兽修蛇,将轮回果递给他,示意他吃下。并给他护法,让他好好想想之前发生的一切,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轮回果果然的奇珍,刚刚吃下就感觉到一股充足的灵力冲向百骸,接着自己便回到了刚出生的那一刻,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回忆,而是带着现在意识重新经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他看到他从牙牙学语到被师父带上山,从一开始师兄师姐欺负他,他被打的到处是伤,到后来的横扫整个师门,师父说自己天生七情六欲淡薄,适合修炼无情剑道,他变得越发的清冷,原先还有一两个至交好友,到苏玉与他因为顾莹莹的事闹翻。他谨记拿剑修的要求,特别注意那个有关南宫箬的女修的记忆。

    原来妖兽森林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他们第一次相遇在珍馐楼里,她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边吃边自娱自乐,唱着他听不懂的小调,他觉得还蛮好听的。

    第二次相遇便是他匆匆赶回师门,远远一撇,看见她兴致勃勃的看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