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ate5 - ЯǒυSΗUЩυ.χγz 23 女明星的风流韵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精彩放映影院,点击在线观看

    那天之后,林乔明白了李肖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为此,第二天她给他摆了足足一天的脸色,跟钟雨微去喝酒没告诉他,他打电话过来也没接。然而当李肖微信发了张图给她,酒到半程她就撂下钟雨微跑了回去。当然她给自己的理由不会是李肖,而是因为秀芳斋的虾饺那么难买,不吃浪费。

    闹脾气的事也就这么过去,但女二加戏事件的平息却遥遥无期,网上依然传得沸沸扬扬。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有官方出来澄清调解,这无疑加剧了粉丝讨伐的战斗力。

    之前为了拍这部剧,林乔早已把其他商业通告推了。没想到出了这个事,她的工作目前都处于停滞状态,要临时接工作,但合适的在短时间内找到实在是太难了。团队目前也在积极和各方接洽,而林乔也只能继续待命。

    没有工作的时间,林乔几乎天天跟李肖腻歪在一起。除了做有氧运动是常备,其余时间他们大都是在沙发上看电影。

    晚上,林乔头枕着李肖的腿,屏幕上正放映着爱情片。手机来电震动起来打破两人的聚精会神,林乔手伸过去拿起手机,没有看屏幕的便直接接通电话。第yī版宔ふ裞蛧艏頁:И╅②╅q╅q.C╅0╅Μ(呿掉╅即是蛧阯)

    电话那头久违的声音传来,她立马坐起来,斜眼看了下李肖,他也看着她,但什么也没说。林乔低头穿鞋,站起来走到阳台接听。

    晚上的风大夹杂着湿冷。林乔出来的匆忙,身上穿的少。即便通话时间不长,她还是被风吹得头有点晕。挂断电话,前面楼是灯火通明,林乔心内不禁发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生活变得这么有生活气息,都让她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卖肉求荣的人。将手机揣回兜里,林乔走进客厅,对李肖说,“你今晚先回去。”

    “怎么了?”从她接通电话开始李肖就不安。

    林乔没有看他,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我有事。”

    李肖跟着她回了房内,只见她已经坐在梳妆镜前化妆。他走到她后面看着镜子里的林肖,疑惑不安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林乔拿着海绵蛋的手停顿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事。”

    平时化妆最少都要大半个小时,这次林乔只用了十多分钟。这十多分钟里,李肖一直站在她后面,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里的直觉是越发不安。

    林乔也没在乎李肖在不在,脱掉身上的睡衣将刚从衣柜里拿出的one piece裙子套上。稍微弄了一下头发,随便挑个包就出门了。

    李肖再次见到林乔是在五天后,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会所里。

    其实会所的兼职,李肖在之前就已经辞职。但偶尔人手忙不过来的时候,他还是会被叫过来帮忙顶替,这时薪水也会比平时高点。今天恰好缺人。李肖本来是拒绝的,因为好几天没联系上林乔,他并没有什么心情上班,但耐不住前领班的劝说,他还是来了。

    李肖在走廊上推着餐车,一堆人正往他的方向走来。他一眼就看到她,消失了五天,没有任何消息的林乔。林乔在那一堆人中,穿着细高跟,迈着轻盈的步子,低头含笑地挽着西装革履的张晋霖。

    李肖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这几日积累的焦虑不安就在此刻炸裂,脑子一片空白。他直接站在原地,看着一步一步向他走近的人。

    林乔也看到了他,相比于李肖脸上的震怒,她只是笑容僵了一会,之后便恢复笑容,镇定地跟一群人有说有笑地从李肖旁边走过,彷佛两个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而此刻的林乔,对于李肖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他不认识这样的她,或许只是没见过,她游刃有余地混在一群明显在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人中,掐媚而卑微。

    凌晨两点多,林乔打开公寓的门,将钥匙丢在鞋柜上面,换上拖鞋。她没有打开灯,摸黑走到沙发上躺下。这几天一直睡不着,她现在眼睛酸痛无比,身体更是疲劳。可是她却毫无睡意,脑子清醒的可怕。她从包里掏出烟点上,吸了一口,平时很喜欢的橘子味女士烟,现在却觉得没味道太淡了。

    林乔就这么躺靠在沙发上,抽完一支烟就随便按灭在玻璃桌上,然后又接着下一支。

    天色慢慢亮起来,外面渐渐响起清脆的鸟叫声。烟早已抽完,烟头乱七八糟的堆在玻璃茶几上。林乔没有再继续躺着,她爬起来对着外面亮起来的天色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回房间,她现在需要洗个澡消掉满身的烟酒味和疲劳。打开衣柜门,空荡荡的一角让她足足愣怔了一分钟。那一处小地方是她专门空出来给李肖放衣服的,然而现在衣服已经被搬空。

    早上八点多,佳清的电话打来,“你等下收拾收拾,今天要赶回片场。”

    林乔恹恹的,“要重新开拍了吗?”

    “昨天大半夜通知我的,十二点的飞机,你现在快点收拾。车等下就到你楼下接你。”佳清说得有点喘,应该是边走边打的电话,她一向是工作狂。

    “好。”正要挂断电话,林乔突然想起,“佳清,张晋霖好像遇到麻烦了,这几天我一直陪着他到处应酬。”

    “真的…我让人去查一下。”商界风云诡变,佳清也没神通到能事事通。

    林乔当天就飞回了剧组。女主是怎么被说服回来拍摄的,内部也没有流传什么消息,显然这些被人严令封口了的。女二依然继续加戏,这连带着林乔的戏份也被减少,林乔团队也只能顺其自然,名气地位都在一线的女主都不能扭过资本的大腿,更何况她呢。

    林乔的戏份杀青时,比预定的时间快了二十几天。

    钟雨微前不久和人合伙开了个酒吧,还说给林乔一直预留着一个房间。知道这事时,林乔还打趣说肯定是生意不好。

    今天来到这里,看来她还是小看钟雨微这个把娱乐圈当玩票,天天呼朋唤友的大小姐了。舞池里有着满满当当的人,每个人都在纵情地扭动自己的身体,这里环境气氛都是一个合格的消遣地。

    林乔到钟雨微给她留的房间,随便点了好几瓶这里最贵的酒。钟雨微是有心的,这个房间的位置绝佳,有一整面墙的落地玻璃能一眼将下面热闹的境况收眼底。林乔将房间里的歌曲声音调高到最大。

    等钟雨微推门进来,林乔一个人在喝酒,红的白的已经交叉喝了好几杯。钟雨微大叫着边捂着耳朵跑过去将声音调低,“你疯啦,耳朵要聋啦。”

    林乔不以为然,手举着酒杯摇晃着脑袋,“燥起来。”

    钟雨微坐下来,给自己也倒了杯酒,“发生什么事了?”

    “燥起来。”林乔直接脱掉鞋子,跳到沙发上蹦。

    “疯子。”钟雨微将她扯下来,“说说吧!”

    林乔瘫坐在沙发上,她明显醉了,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我被甩了。”

    “哇靠,大新闻。你竟然也有被甩的一天。”钟雨微笑了起来,来了兴致,“那个大学生吗?是叫什么…李肖?”

    林乔听到名字,哭得更加大声。

    见林乔哭得越来越不可收拾,钟雨微拿起酒杯跟她碰杯,“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好。”

    林乔仰头一口喝完杯子里剩下的红酒,由于过急,突然被呛到咳嗽起来,俯身边咳边哭,”收拾东西走人也不说一声,微信还拉黑…”

    面前的林乔,直接让钟雨微瞪大了双眼,这是她第一次见她这样失态。她之前分手之后大都是转头就又一个新欢,旧爱什么的从未见她有留恋过。钟雨微摇摇头,轻拍林乔的背安抚她,“不就是一个大学生嘛,我帮你找十个,不,几十个。”

    林乔突然抬头,眼睛浑浊地看着钟雨微,“不一样的…他跟他们不一样的。他是他,不一样的…”

    “那就去搞回来。”

    “搞不回来了。”刚刚还大哭的林乔突然又笑了起来,然后又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大堆她跟李肖的事,言语组织越来越散乱。

    第二天林乔是在钟雨微家里醒来的,起床时她感觉浑身酸痛,摸了下额头,上面还鼓起了一个包。

    她拖着头重脚轻的身体走出房间,钟雨微坐在餐桌上边吃面包边刷手机。

    林乔坐到她对面,摸着额头,“我额头怎么肿了?”

    钟雨微重重地放下手机,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看,看看。”

    林乔这才看到钟雨微鼻子上贴着一个创口贴。

    钟雨微愤愤道,“喝醉酒就像个疯子一样,拉都拉不住。一额头过来我去年刚做的鼻子差点就散架。”

    林乔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过去摸了下钟雨微的鼻子,还做作地吹了下,“对不起。”

    钟雨微拍掉她的手,“假好心。”

    林乔突然隐隐约约记起昨晚的行为,立马问钟雨微,“我昨晚有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吗?”

    钟雨微摸着鼻子坏笑起来。

    林乔急迫问,“说了什么?”

    钟雨微喝了口牛奶,然后舔了下唇角,慢吞吞说,“说了一大堆,什么下一个更好,新欢肯定好过旧爱。”

    林肖不太信,“真的?”

    钟雨微瞪着她,“难道你以为你有多忠情。”

    ……

    林乔直接不想理她。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